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梦飞渡

一盏烛灯,一杯香茗,一柱梵香,静谧的星月之下,品味生命里细枝末节的感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风,八级  

2010-04-18 07:49:20|  分类: 我的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此概念,似乎应该是生活中的最最大风,于这个海滨城市里,却是司空见惯。冰天雪地,寒夜莅临的时候,每每听到狂风嘶吼,震得顶楼的窗子咔咔作响,心里总要冒出点惊恐感。而此时已是四月,依然会风乍起,欲摧危楼,令人悚然。

       白天隔窗看风的时候——看时,且还能坦然些。但见瘦小的孩子被吹得摇摇晃晃,飘飘欲飞。幸好是没有沙尘的,不管是南风转北风,还是东风转西风,都不必担心迷着心灵的窗户。毕竟就是春季,苑里花开缤纷,湖中鱼漾澜波,却没有游人如织。

        想起鲁迅先生的一句诗: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它春夏与冬秋。像我这样躲进小楼看风的人,必然是心性有些倦怠的,的确,那些结构主义,后结构主义,已令我愚钝起来。于是,忙依照后现代疗法的观点,给自己一个心理治疗:例外情景创造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 蛮多例外的。譬如这样的季节我还哆哆嗦嗦地盖着厚厚的羽绒被。譬如夏天不开空调也可盖被——很喜欢夏天开空调盖被子睡觉的感觉,别样的温暖与舒适,是哪个时节都不能媲美的。夏天可盖被子,依照自己在淘宝购物的一贯潜规则,就给这个冬漫长、风肆虐的城市一个好评吧。

        夜深,只能是听风了。自己以前有篇文章《临风,且听风吟》,自感文意美轮美奂,正符合了社会建构论的观点:现实是透过由语言彰显的。可是当下的现实呢?我还能不能再用语言彰显些什么呢?只好写了句:一个原本微若尘埃的日子,因一个人的存在而赋予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 风,八级,依然呜呜嘶鸣着,窗子依然咔咔炸响,比较恐怖。躲进小楼也不成,只觉小楼已悬空。空——此空非彼空,佛学的空观,谁也不能自身决定自身的存在与否。参悟不进去,这空观岂不是让人很无奈,很无语。那就不必申诉什么了,人与人礼尚往来,彼此都是:即便懂自己,也别妄言就懂得他人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